上帝命我与您缔结姻缘,琴宜近宜远

此刻的箫声,情切切,意绵绵,任你是百炼钢,都会化为绕指柔。

权利编辑:

而对于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而言,垓下的箫声更像是一曲凄凉的挽歌,充满了英雄末路的况味。四郊多垒起,垓下箫声诀。那一刻,也唯有箫声,才能道尽项王心底的萧瑟悲怆。庄重、凄怆的箫声飘荡蔓延在宏阔的夜空里,在各自的随时更是催人泪下,更何况,此一别,天人永隔,黄泉路上不再相见。

为牵挂萧史弄玉,后人在华山影星崖修建了“引凤亭”,在山体上建筑了玉女祠。那段奇事,《东周列国志》上有“弄玉吹萧双跨凤,赵宣子背秦立灵公”的详实记载。

箫,它的名字自然带着低温,让我不由自主预计,手指触碰的一眨眼间,是否如夜色一样冰凉?甚至,还带着露水的湿气和草木的贫困?

萧史教弄玉吹箫,学会《来凤之曲》。有天中午,夫妇在月下吹箫,竟有紫凤飞来聚于凤台之左,赤龙飞来占据凤台之右。萧史说:“我本是天空神仙,上帝看人间史籍散乱,命我下凡整理。……周人以本人有功于史,就称自家为萧史,到后天,我曾经经历了一百多年的汪洋大海桑田。

箫,是极美的。古人赋予它那么多和气可人的名字:“琼箫”“碧箫”“凤箫”“玉参差”“紫云箫”“鸾箫”……不仅归因于它可作“鸾凤之响”,也因为一段与神仙有关的本源。《列仙传》就记载了萧史和弄玉的故事。弄玉相传为春秋秦穆公女,又称秦娥、秦女、秦王女等,善吹笙,嫁善吹箫之萧史,日就萧史学箫作凤鸣,穆公为作凤台以居之。后夫妇乘龙凤飞天仙去。此事《夏朝列国志》也有详实描述,说那萧史玉貌丹唇,飘飘然有超尘出俗之姿,才奏一曲,清风拂面而来;奏第二曲,彩云四合;奏至第三曲,见白鹤成对,翔舞于空中;孔雀数双,栖集于林际,百鸟和鸣,经时方散。想这箫音是何等高妙,袅袅飞升天际,竟连天上的云彩与翔集的小鸟都引发而来,那样的箫声,怕是只属于神话中的神仙所有,人间能得四次闻呢?故而在古人心中,箫也是仙界的乐器,它所奏出的,自然是鹤立鸡群绝尘的“仙乐”。李昌谷笔下的女神“吹箫饮酒醉,结绶金丝裙”,杜牧“好伴羽人深洞去,月前秋听玉参差”,更是把大家带到了箫声缭绕的名胜之中。

吹箫引凤,随凤而去,达到仙境,后世历代文人墨客纷纭吟诗作赋歌诵那段佳话。唐宋知名小说家李太白的乐府诗《凤台曲》:尝闻秦灵娲,传得凤凰声。是日逢仙子,当时别有情。人吹彩箫去,天借绿云迎。曲在身不返,空馀弄玉名。重临和讯,查看越来越多

三千水流三千恨,一箫一人一片天。箫是一个人的山高水长,一个人的灵魂独舞。毕生的舒适恩仇、儿女情长,在蒙受那清冷孤寂的乐器时,都化作了深情厚意的音符。内心有多少波澜壮阔,箫声里就有多少落寞悲凉。

原标题:“吹箫引凤”是怎么的一个神话?

箫声,如一束澄澈的月光,自天外而来,飘逸,空旷,洁净,灵动,连接了天空与人间,调换了前世和今生。

图片 1

古装剧里面,身负家仇国恨、潇洒俊朗的男主一袭白衣,武艺先生超群,纵马驰骋江湖,说不尽的风华正茂。只是平常失意之时,便会于寂静的树林之中执一管长箫,悠然吹起。那箫声,让静寂的夜间更是静谧,孤独的身形更显孤独,这清绝的乐音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催人泪下,真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啊。

一天,弄玉梦见一个美男子说:“我是太五指山(即武夷山)的主人,上帝命我与您缔结姻缘。”并以玉笙为之吹奏《青城山吟》第一弄。弄玉遂将梦中场景告诉穆公,穆公遂派大臣孟明到峨眉山寻访。

夕阳西下,江面水寒。箫声如咽,令人柔肠百转,萦念深深。那一声声,不像是吹奏而来,更像是叹息出来的,甚至是哽咽出来的。箫管里释放出的冷淡悲伤,如耳边的遥远长叹,如拂面而来的缓缓清风,轻轻悄悄地带走人的心。箫声传递的心情,是伤,亦是美。

神话春秋时,秦穆公有一个幼女,名叫弄玉,姿容绝世,聪明无比,喜好音律,善于吹笙。她吹起玉笙来,声如凤凰啼鸣。秦穆公在宫闱筑凤楼让他居住,楼前筑有高台,名叫凤台。秦穆公想为女儿择婿,弄玉发誓说:“必须选用一个善于吹笙的人。”穆公派人所在寻访善于吹笙的人,都不可能志得意满。

东汉艺术家费丹旭的《月下吹箫图》是中国画中的珍品。画中明月高悬,梅树疏影横斜,嶙峋的枝干上盛开着零星几点寒梅,江边翠竹掩映,江面水雾朦胧。一位雍容典雅的贵妇携着婢女,怡然坐于草地之上吹奏洞箫,她眼睛低垂,眼底似春水初生,静谧中有隐含不尽之意。她所吹奏的,不过《杏花天影》?她心中是或不是还眷恋重视重年前,杏花微雨中的初相逢?箫声如水,在曲曲折折的回廊上流动,曲曲折折的隐情被一寸寸打开……

孟明在骊山找到一位擅长吹箫的人,名叫萧史,同载而归。孟明引萧史拜见穆公,穆公让他吹奏。萧史奏第一曲,清风拂面而来;奏第二曲,彩云四合;奏第三曲,见白鹤成对,翔舞于空中,孔雀数双,栖集于林际,一时百鸟和鸣,经时方散。穆公遂将闺女弄玉嫁给她,夫妻和睦,恩爱甚笃。

吹箫,月下才有意境。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风韵犹存的江南秋夜,将寒未寒之时,草木尚未凋谢枯萎,江水东流而去,悠长深入。明月如画,映入江中,随着江面的振荡,那皓月也似在江中逡巡。此时箫声响起,隔着水,隔着雾,似乎浸了月光,沾了水汽,高远中透着一些奥秘,迷离中更添几分忧伤。

上帝命我为龙虎山之主,与您有夙缘,故以箫声作合,成就了那段姻缘。不过我不可能久住人间,今龙凤来迎,可据此离去。”于是,萧史乘赤龙,弄玉乘紫凤,自凤台翔云而去。就在那天夜里,有人于太武当山听到了凤鸣的动静。

筝宜近赏,琴宜近宜远,而箫则宜远听。只因这绣帘朱户之中,多是所在国风雅之人,抱着赏玩的态势演奏——着夏装,既演且奏,既是视觉的享受,也是听觉的国宴,如此自然要有受众。而箫不是。它无所谓是在深山密林依然荒郊野外,也不放在心上是不是有一双耳朵正在聆听,它只关怀当下,只关心自己的内心。它只为了诉说而诉说,任何外在的纷繁都有可能影响那种独语式的表述。更何况,那箫声,原是要裹挟着夜间冷露的清凉,林中野花的清芬,和着呜咽的泉鸣,从竹管中一节一节缓缓升腾的。只有如此,那箫声才会那多少个飘逸出尘、空灵澄澈。

虽同为竹制乐器,箫却与笛分化。笛声清亮、开心,像脆生生的阳光,明媚鲜妍,牧童骑黄牛,横吹短笛,是什么的悠然自在!箫声却苦于深切、婉转低回,如素朴绵长的月光。玉箫吹断且共酒,幽轩坐隐月照魂。箫是能读懂人心的,它静默温婉,如在耳边轻声私语。心灵就在那儿安静下来,回归到生命本真的图景。

许是因生于青青翠竹,长于山谷密林,箫音如卉木萋萋,朴质自然;又如泠泠月色,清越和平;亦或松沉静远,如雨后山果落,林中草虫鸣。在宁静的夜晚,一曲箫音娓娓而来,似在叙述一个缠绵悱恻的故事,木鸡养到,却给人以清幽的遐想,一种哀切感伤的心理莫名地涌起,忍不住忧伤,忍不住叹息。

若自己有一架琴,名为“长相忆”,希望在那世间,也有一管青青长箫,名唤“长相知”。

可是,箫并非只可以发挥哀伤。在辛幼安的《青玉案》中,小说家那样讲述元夕之夜的气象:“北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迈巴赫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焰火盛放,灯火如昼,人流如潮,欢声笑语不断。箫声融汇在不可胜举的丝竹之音中,和婉清丽,如一位舞姿曼妙的女士,轻盈如雁,矫若游龙,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念。有美一人,清扬婉兮,令人一面如旧,动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