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沈德鸿先生只比我大八岁,我当成一本都不曾读过

撰写的搓手顿脚与纯粹

前些天,与对象聊找对象这么些话题,我恍然想到了巴金先生,便借题发挥说,你看人家巴金,那样孤僻的人,却找到了一个懂他的萧珊,丹舟共济一辈子。朋友随即话便谈起了巴金的著述,他以为巴金的著述并不曾稍微深度,对中国社会与文化的自省也不够,喜欢李尧棠文章的成百上千都是高中生、博士。为了表明他的说教,我专门找来了巴金的晚年小说《杂文录》,读了几篇他回顾有名的人的篇章,发现朋友的论断仍然挺准的。说其实的,从前我只读过巴金的一本记忆录文集,他的那多少个随笔,我当成一本都并未读过,真是羞愧。好了,上面大家就来探视散文录中的巴金与她眼中的几位名流到底是怎么的。

小文:巴老知识分子,你好!欢迎来到《小文解构》,我读了你的散文录,发现你一定敬爱沈德鸿先生,大家来探视沈德鸿那张相片,他的发型怎么看也不像文人,与金正恩将军的发型倒有点像,不明白是沈德鸿有政客的气概,照旧金将军有先生的气度。

巴金:即使沈德鸿先生只比我大八岁,但他对于管法学的贡献,我唯有佩服的份。中国现代经济学走上现实主义道路,他功不可没。

小文:嗬哎,你太夸张啦,他哪有那么高大?以我渊博的学识,他写那么多小说,也是被迫无奈。他因为参加了革命,成了通缉犯,只能躲起来,躲起来就无奈挣钱了,而家里老伴怀孕,正要求钱,如何做吧?唯有卖小说挣钱,所以就全力以赴写小说。可是,与你同姓的法兰西共和国翻译家巴尔扎克越发疯狂,首先从她的长相,实在看不出他是一个小说家,倒像是杀猪的屠夫。他因为要还债,自虐一般写随笔,为了让祥和维持清醒,把不加糖与牛奶的咖啡当水喝,他已经说过,他将死于三万杯咖啡。有人总计过,他终身大致喝过5万杯浓咖啡,他从1829年正式起首写作,1850年死去,21年大概7665天,每一天喝6.5杯浓咖啡,太恐怖了。

巴金:您说得正确,沈德鸿先生有时写小说,的确是为了养家糊口,巴尔扎克是为着还债。

小文:动机不纯,不是为军事学而文艺,所以并未那么高大(法兰西文学家泰奥菲尔•戈蒂耶为艺术而艺术的宣言:唯有毫无用处的东西才是真的美的,所有有用的事物都是丑的,因为这是某种需求的展现,而人的内需就如他分外卓殊的、东鳞西爪的个性一样,是见不得人的、龌龊的。一幢房子里最可行的地方是厕所。)

巴金:那样说,有点欠妥,大家不用管作家是为了什么而去写小说,也许他们思想不纯,但不表示他们写出来的就不是墨宝,似乎微微人心绪很纯,把自己献给了高雅的文艺,不意味着他们就能写出好的文章。

小文:对对对,那里就有一个有心栽花花不开的人,名叫高升,河北早报广播宣布,高先生初中三年级就主动辍学在家写随笔,希望可以成为郭敬明(guō jìng míng ),不过写出小说又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结果高先生的阿爸欠债六万为他自费出书。那不是为文艺而文艺,而是为出书而出书。中国这样大,郭敬明(guō jìng míng )那样的人有多少个呢?成为郭敬明(guō jìng míng )的几率比中彩票的票房价值还低喔,然而半数以上中华平民仍然相比明智滴,他们都在买彩票而不是在写文章。大家只愿意这位高先生真如她的名字同样,可以高升,不过不用因为沉迷写作而拖累家庭拖累父母。其它,像韩寒先生那样退学写作的人,固然盛名了,南方周末还专门捧他,吉林国学家李敖之却觉得他的吃水依旧不够,认为她只会写肤浅的感想,小说都是臭鸡蛋。

李尧棠的矫情

读《杂文录》,总体感觉巴金是个敢讲真话的人,尤其真诚,其实像他一样写五本书来系统反思那十年生活的人,并不多。然则读了巴金1987年三月为《杂文录》合订本写的序文,总觉得她有点矫情。比如,他说:我操心见不了天日的第五卷《无题集》也在叽叽喳喳的噪音伴送中与读者相会了。他缘何强调“叽叽喳喳”呢?因为她的文章批判的事物太多了,有人琢磨他不顾大局,即使有这么那样的座谈,书最终照旧出版了。巴金写那篇序言的时候,也八十多岁了,应该到了得偿所愿的程度,不过他要么挺计较那些叽叽喳喳,而不去感激救助她将《诗歌录》出版的人,好像自己在出书的进度中受到了多大的委屈,那样说巴金,好像有些苛刻,不过,他当成有些超脱。

就此序言中,他又说:在大公报连载《诗歌录》不到十几篇,就有其一人来批评我,那个家伙来批评自己,不过点名批判对自我已经不是何许特殊事情,一声勒令不会再使我低头屈膝。那如故是强调外人的叽叽喳喳,更是强调团结的勇敢,尽管在公共场地说“一声勒令不会再使我低头屈膝”,总觉得是在喊口号,其实那样的口号不用喊,只要书中都在说实话,并且那样讲真话的书也出版了,那我们大家都会佩服你李尧棠先生的英雄,不用过分强调团结做了怎么着。上边一句也是均等,巴金说:我每日大致五分之一的日子感到病痛,但是我未曾失去信心、丧失勇气,花了八年的素养终于不负众望了五卷书的陈设。那句话好像是巴金生怕外人不清楚她身体很不好一样,一定要强调自己的五本书是在身体怎么着受病痛折磨的处境下写成的,那样的人,一看就是非凡着重个人感受的小说家群,没有做过如何领导,真正的长官是任劳任怨的,受的苦一般不甘于说出去。比如杨季康先生也写过反思文革的书,她就没有过分强调他与钱锺书所受的切肤之痛,她好歹是做过校长的。当然,那样苛求古人,也不曾什么样道理,有些小说家就是因为过分强调自己的感触,才能把小说写得那么生动。

文艺的政治与非政治

冯雪峰

好了,说了巴金先生那样多的坏话,上边就来琢磨他眼中的几位社会名流吧。首先出场的是冯雪峰。他写诗,也搞教育学理论,与周树人关系相比好。巴金第四回放到冯雪峰时,冯雪峰并没有摆出管工学理论家的派头,这点巴金依旧相比较满足的,可是可能是冯雪峰没有何样拿得入手的教育学文章,所以巴金没有对她毕恭毕敬。每个学子都有投机的价值规范,他们看不起那一个不适合自己越发标准的文化人,那就是所谓的读书人相轻吧。比如李尧棠在五卷本杂文录中绝非专门回想梁秋郎、林和乐之类的贡士,一来可能是因为巴金与她们未尝打过交道,二来是巴金也厌烦他们那种为悠闲而悠闲、为好玩而有趣的文风。纵然巴金不怎么尊敬冯雪峰,但我们要么相互信任,常常海阔天空地聊。冯雪峰给巴金的印象是,书生气太重,耿直,真诚,善良,缺少冷静,不难冲动。

巴金还举了个例子来显现他的冲动,1957年有一回开会,因为有人反映当时的妙龄读不懂周豫山的小说,可能以为周豫才已经过时了,冯雪峰当场就起火了。同理可得,他是至极维护周树人先生的,而现在,不管在何地开会,倘使有人说周豫山已经过时,我想没有多少人会真的动怒的,因为大家普遍认为言论自由,但是,也许在冯雪峰看来,那不是言论自由不擅自的难点,否定周樟寿文章的价值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对友好社会义务的否定。前段时间,有人议论周树人先生的著述退出语文教材的情形,里面内情是何许,大家也搞不清楚,但有一点我们务必精晓,周豫山对华夏社会的批评格外深厚,后来的大手笔没有多少人可以赶得上,既然大家的国歌依旧是《义勇军举办曲》,那大家的语文课本中就不该减弱周树人先生的稿子,他的稿子就是文坛的《义勇军进行曲》。

巴金与冯雪峰对人生、对教育学的视角不必然相同,但是冯雪峰认为巴金是在认真地搞创作,巴金则觉得冯雪峰是一个平易近民的好党员。直白一点说,冯雪峰认为李尧棠的著述价值不大,巴金认为冯雪峰的诗也谈不上是的确的诗文,他完全为党服务,但在为党服务的长河中也不曾打击文人,而是主动鼓励文人的著述。所以,成为情人并不一定需求一往情深,双方都重视对方的认真工作与真心观点,就可以了,观点有距离,没有提到,只要人品不是难题就好。有个对象早就与我谈到他在高等校园念大学生的经历,他只要发布一些不一反对民主的视角,周围的大学生们就群起而攻之,根本无法联系,所以博士纵然博学,但不自然包容,依然很偏激。

巴金:实际我与韩寒(hán hán )大致,没有何样学历,但自身相信,只要认真写,总可以写出一部分对得起读者的小说,当然天分与运气都很首要。说起认真的态度,我的认真远远不如沈德鸿先生的认真。他核查过的草稿几乎一直不错字,但自我查对的文稿发表后,读者有时反映有很多错字。

小文:其一认真,与写出的随笔的三六九等有毛关系,只是细心不密切的题材。你不密切,也许是因为你是湖南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东人给人的觉得就是敬服吃辣,大大咧咧,不仔细也是常规现象,河南格外地点看似不是出文人,而是出将军的地点,比如朱建德、刘明昭、聂双全、陈仲弘、邓先圣,十大少校就占了三个,邓公不是上将,他是领导干部,领导人更难当啊。沈德鸿是本来的青海长春西塘人,文人大多在江南,细心是他们的一大特点。

巴金:可能吧。不过,沈德鸿先生不不过细心,他更明了如何用笔战斗,用小说教育青年,他离政治更近,当过新中国的文化部参谋长、政协副主席,可是她还专门讨厌套上了政治教条、革命教条的随笔,曾经有人写了一部这样的教条化的小说来请沈德鸿先生写序言,沈德鸿先生在序言中直言地提议那部小说教条化的症结,一点都不给小编面子。

小文:有政要写序言的小说才更便于畅销,尽管那样的小说是污物也不要紧,那就叫化腐朽为神奇(市场经济中的畅销书=有名的人序言+噱头+地毯式宣传),比如那本《学习的变革》,大导演谢晋为它在电视上做广告,他向世人宣称:“读那本书可以转移孩子的一生”,结果那本书大卖500万册,其实它与《何人动了本人的奶酪》以及《致加西亚的信》一样,让人听听激动、看看感动,看完书之后却不曾其他行动,若是何人看了《学习的变革》之后能驾驭到一些学学的法子,重假若因为这么些读者爱思考有品位有知识积淀,与这本书毛关系也未曾,聪明人看其余书都能学到东西。好,仍然言归正传,巴老知识分子,你那样欣赏沈德鸿小说,可是现在的人很少看她的小说,就是因为她离政治太近了。我们更欣赏Shen Congwen那样的大手笔,像沈岳焕的《边城》如同才是真的的纯艺术学,那张图纸中的赏心悦目的女子就是沈岳焕的太太张三三,她一度是校花,即使被沈岳焕那一个书生追到手了,然而,直到Shen Congwen归西未来张三三在整治他的底稿的时候,读了成百上千他的篇章,才逐步精晓她,也就是说,她与Shen Congwen生活了终生都不怎么领会她,文人不被情人知道,其实是很惨痛滴。

巴金:之所以有的时候,有一个红颜老婆,也只是看上去很幸福。Shen Congwen的纯经济学显示的只是人性
,很不难走到个人主义的最好,受它们影响的读者可能变得越来越执着孤僻。我要好也有点孤僻,不爱说话,不擅长交际,不愿见路人,什么事都位于心上,心中放不下了,就把它变成文字。难拿参与文艺活动,很少在公开场馆露面。但是我的随笔不是一身的利己主义,中国法学只有在中原特点的条件中来突显人性,展现人与社会的种种争执,才能指引大家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斗争,从那一点来看,沈德鸿小说的大局观要大于沈岳焕的小说。

老舍

提起Colin C.Shu,大家都很熟知,他拿走了老百姓音乐家的名称。也许是本身孤陋寡闻,我一向不曾耳闻首个小说家得到如此的名号的。老舍先生为啥会拿走那样的称呼呢?因为她在1949年将来写了过多表扬新中国的创作,用巴金的话说,1957年Colin C.Shu写出了他最好的著述《茶馆》,他是用艺术为政治服务最有落成的国学家。一听到艺术为政治服务,很五个人就不佳受了,就像如此的歌唱家、教育学奖都是御用的,没有和谐的独门视角。巴金也很厌恶那样的御用文人,不过他却越发欣赏Lau Shaw的作品,那表明就算老舍在歌唱新中国,但依然有谈得来的单身视角,他的小说《茶馆》有极高的文艺价值。

芸芸众生提到Shen Congwen等等的小说家,都为他们深感惋惜,因为她俩在1949年从此就不再创作小说了,似乎样式逼得他们不敢再创作随笔。但是,同样的样式,为啥老舍依旧能写出第一级的文章啊?体制的限量再多,卓绝的史学家都有能力去巧妙地突破那种限制。我们再来想想,是1957年Lau Shaw先生面临的界定多,而是现在翻译家面临的界定多啊?为何现在很少有大手笔能创作出类似《茶馆》一样接地气的力作呢?简单的讲,将文章的弱智归纳于体制,很大程度上是思想的好逸恶劳,是江郎才尽的变现。巴金更加涉及《茶馆》中一句台词:我爱我们的国呀,可是何人爱自我吧?那是在说Colin C.Shu后来的喜剧命局,像Lau Shaw这种既能保障小说的身分、又能确保作品叫好新中国的宏伟小说家也躲过不了被疯狂的稠人广众批斗的运气。现在个旁人或者不再说“我爱大家的国呀,可是什么人爱我吗?”,他们会说,我不爱我们的国,我只爱自我要好,因为除开本人要好,我不知晓依然哪个人还确确实实爱自己。

李尧棠在谈Colin C.Shu的时候,还关乎一位外籍中原人的话,他说,中国的莘莘学子更加了不起,是忠贞的爱国者,西方知识分子假诺面临四个人帮时代的待遇,早已跑光了,可是中国的读书人,能工作时会马上工作,不会从来记着以前的那个仇恨。那段话让自身联想起世界二战期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众多才女知识分子都逃到了国外。不过这位外籍夏族的话是或不是经受推敲呢?如若说从民国过来的文人墨客相比较爱国,大家恐怕还相信,不过改正开放之后,学术腐败太过深重,文学界论资排辈或者只追求虚名,艺术界千奇百怪令人摸不着头脑,当然现在的文化人关于中国的前程也争议得不亦乐乎,但他俩不是在关切中国,而是为祥和那多少个张冠李戴的眼光辩护。比如韩少功(hán shǎo gōng )在收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有些知识分子的脑壳在书本里,不是在生活实践里,读了100本书然后暴发第101本书,那怎么会不出难题吗?除了脱离实际,现在的文人移民的也不少,所以那位外籍华夏族的话,有几分正确吧?

文人的裨益与雅俗共赏

茅盾

对此冯雪峰,巴金没有毕恭毕敬,但对于原名为沈雁冰的沈德鸿,巴金一贯尊称他为“沈先生”,始终把她当做老师。在巴金看来,沈德鸿站在周樟寿先生身边,用笔战斗,用小说教育青年,中国现代法学走上现实主义道路,他功不可没。固然沈德鸿只比巴金大八岁,可是当沈德鸿谈论历史学界的现状与管理学青年的进化道路时,巴金只是幽静地听着,根本不敢插嘴。
巴金还涉嫌沈德鸿的敬业,他批阅工学稿件时,会用红笔批改得清清楚楚,不让一个笔画难辨的字留下来,一个字一个字地改错字。李尧棠提到那件事就糟糕意思,因为她协调批阅的稿子,在报刊上登出之后,读者总是反映错别字太多,那申明巴金做事远远没有沈德鸿仔细。

与Colin C.Shu相比较,沈德鸿离政治更近,他当过新中国的文化部参谋长、政协副主席。那样一个人,可以获得李尧棠的无比尊敬,表达他率先是一位小说家,然后才是官员。不像有些知识分子,首先是决策者,写作只是在官场上高达目标的工具。那样的莘莘学子,当然不值得尊重,但多少人走到了极其,不欣赏任何与法政有关联的史学家的著述,比如沈德鸿先生的文章,而是喜欢所谓的纯管理学,比如沈岳焕的《边城》,就好像唯有显示人性的作品才是上好的著述。那就有难题了。单单显示人性的作品恰恰可能会走到个人主义的最好,唯有在纷纭的社会环境中人性才能真正呈现。仅仅关切人我的文艺,会让受它们影响的读者尤其执着孤僻,既关切人又关切社会的文艺才能率领大家为了更好的活着而努力,从那点来看,沈德鸿随笔的大局观要大于Shen Congwen的随笔。现在大陆创作电影的人有个误区,总是想淡出中国的其实条件来突显人性,因为唯有人性的东西是共通的,可以让西方人了解,不过电影如若带上太多中国实际上条件的东西,西方人就看不懂了,这不利于电影走向世界。可是,脱离中国其实条件的录像,对于中国人有如何价值吗?大家不容许摆脱环境去追求美好生活。中国的影片不仅是为着走向世界,更要为中国人指明奋斗的趋势。

至于沈德鸿,大家回忆最深的是那么些沈德鸿农学奖,获得这么些奖的文章一般都不利,比如路遥的《平凡的社会风气》、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等等。相反,周豫才法学奖的权威性就差点了,那都是评奖办法出了难点,为了让某些小说家获奖而改变科学的评奖程序。一个奖项,借使不能保证它的权威性,砸了牌子,不仅是对文艺神圣性的亵渎,更是对那一个伟大小说家的不另眼看待。若是阿猫阿狗都能得周豫才管工学奖,假使周樟寿先生地下有知,会是何许感想呢?

涉及沈德鸿,不得不说到他的祖居,那是在出名的旅游景点长汀。长汀的广告做得太好了,没有几人不明了这么些小镇。然则,走进沈德鸿故居,发现这么些老宅太新了,桌子、板凳油漆发亮,灶是雪白雪白,不亮堂故居的“故”从何而来。当然,那几个来旅游的人也不在乎那些,只如若有名气的人呆过的地方,他们都以为相比奇特,与沈德鸿故居合个影,目标就是达到了,至于有没有感受到沈德鸿先生非凡爱戴的人文精神,只有天知道了。不管怎么着,那一个老宅总算保留下来了,可是那么些尚未当过大官的文化有名的人,就没有这样幸运了,好像是二零一八年啊,梁思成、Phyllis Lin在京城的祖居仍旧被强拆了,从文物尊崇的角度,拆了是很可惜,然则从保存下来的故居所起的作用看,拆了也没怎么,反正保留下来就成了旅游景点,文化的内蕴在大千世界心目,已经烟消云散。

小文:今昔说啥子大局观,要叫人笑掉大牙啰。近年来搞影视的,只想在影片中表现人性,甚至把人性的“人”都去掉了,不想带上太多中国特点的环境,否则,国外人看不懂,一旦看不懂,中国影片就不可以走向世界啰。

巴金:本身觉得中国不怎么搞影视的,已经走入了误区。脱离中国实际条件的影片,对于中国人有哪些价值吧?中国的影视不仅是为着走向世界,更要为中国人指明奋斗的势头。

小文:您这么的想法太传统了,现在搞电影的,就是为着获利,哪管啥子社会权利喔。郭小四的影片《时辰代》,根本就看不到社会权利的印痕。郭敬明(guō jìng míng )是学子,更是个商户,那方面,韩寒(hán hán )还要比她纯粹一些。大家看那张图纸韩红给郭小四献花,郭敬明(Jing M.Guo)固然个头不高,好像韩红依旧尚未她高哎,但是林志玲女士肯定比他高,网上说韩红身高1米52,那从图片上推测郭敬明(Jing M.Guo)至少有1米56,否则他迟早穿了高跟鞋。大家从没讽刺的情致,有的时候,浓缩才是精华。

巴金:俺们至极时期也有一部分尚未稍微社会义务感的女作家,比如Lin Yutang,不过马上的市场经济还没有今天生机勃勃,所以她们还未曾独自为了获利而写东西,他们的文字,比如林和乐的《京华烟云》,至少文艺青年如故喜欢的,不过现在中国导演每年拍了那么多电影,有几部电影是文艺青年喜欢的吧?

小文:林玉堂尽管并未每天想着国难当头,至少写东西依旧尊重雅俗共赏的,但是现在的小说,不管有多俗,只要有人愿意看,都得以横空出世。俗气就是接地气,文人已经改为纯粹的商户,比如那位南派公公,就是善于写大伙喜欢的探险类随笔,比如《盗墓笔记》,固然上穿梭台面,但读者喜欢,能帮她致富,所以,那不值钱的文艺品位,丢掉也罢。不过,听说她写随笔写到精神有些难题了,暂时不能再写小说,其实她这些病也应该算工伤。

丰子恺

丰子恺,也许有点人不打听她,他的良师是享誉的李良,那位大师精晓音乐、诗词、书法等等,那首“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送别》就是她填词而成的。丰子恺并从未什么样拿得入手的历史学作品,可是他的卡通却是别具一格,那里的漫画不是讽刺社会啊,用李尧棠的话讲,是摹写古诗文的意象、孩童的心灵与幻梦,欣赏这样的卡通是一种高兴的享用。现在遍地都有宣传中国梦的宣传画,其中不少都是丰子恺的墨迹。历史真会讽刺人啊,曾经她的漫画被疯狂的人们疯狂批斗,现在却被用来宣传中国梦。

丰子恺的标准形象是留着洁白的长胡子,拄开端杖,就好像仙人一般,很有美学家的派头。可是,被批斗之后,李尧棠曾经见过她,不拄手杖了,腋下夹了一把伞,急急在旅途走,胡子也没了。那也是一种自己有限帮衬,因为拄手杖、留长胡子都不是劳顿人民的精神,哪个农民会把胡子留那么长,还拄个空头的拐杖摆谱呢?脱离劳动人民就是资本主义,罪名太重了。当李尧棠看到批判丰子恺的海报,想到自己也许有一天也会惨遭同样的天数,为了能够扛得住疯狂批斗,他还私自练习低头弯腰、接受批斗的架势。想到巴金偷偷磨练的现象,也许有人想笑,但笑中也许是带着泪的,就如看卓别麟的电影一样,当时的出名知识分子,太不不难了。

左翼联盟与当前左派的分别

鲁迅

终极再谈一谈巴金所崇敬的周樟寿先生。巴金说,一先导他认为写作只是表明个人的爱憎,后来跟了周树人才了解,用笔战斗不是简不难单的作业。在周豫才,写作与生活是同等的,人品与文品是平等的。他写的都是肺腑之言,每篇小说都禁得起时间的考验。巴金的扭转对当今广大文人来说,有很大的警觉成效。现在无数人都觉着写作就是为了发挥友好的看法,用净土一句名家的话来说就是,我或许不容许你的眼光,但我会坚决保卫你随便表达看法的权利。转变后的巴金认为这么的境界太低了,用笔战斗是不便于的,为啥要用笔战斗呢?因为社会上存在不少敛财人的事物,须要经济学来揭秘它们,号召人们将这几个东西逐个除掉。但假诺每个知识分子只是表明个人的看法与好恶,没有必然的冲天与深度,那我们就会相对,达不成共识,甚至会形成更多压迫人的事物。知识分子怎样才能幸免单独表达个人的理念与好恶呢?

唯有在文章与生存一如既往、人品与文品一致的状态下写文章,才能有限扶助写的都是名人名言,单单是真话还万分,为了经得住时间的探讨,必须全力钻研作品所波及的小圈子,不仅是读相关的学术文章,还要深入钻研现实生活。不过前些天,有多少学子的为人与文品是一模一样的吗?那多少个研商学术文章的知识分子不啄磨现实生活,所以不接地气,比如一些不可信赖的管理学家,老是说房价高是市面作为的结果所以是常规情况,而略带探究具体的进士,又不研商学术作品,所以在现实中看不到关键难题所在,研讨的下结论根本没有深度。所以,让大家永恒铭刻巴金先生的这句话:用笔战斗不是大致的政工。

巴金:那阵子我们有些有权利感的大手笔,都加入了左翼联盟,与那多少个并未深沉权利感、为经济学而文艺的女诗人论战,最后将全国的舆论拉到了抗日救国的征途上。在左联创造的时候,周豫才先生发表讲演说,管理学要为福特劳动,要与实际的社会斗争接触,无法闭门造车成为客厅里的社会主义者,站着说话不腰疼。

小文:目前的左派,有点像你们的大手笔联盟,不过她们顾念的与你们器重的,不是同等的事物。你们更像是自由主义,而没有太多的机械色彩,不会像周树人先生所警告的那样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的左翼到底啥样子,我们不想评论,只想谈谈左派中的一位韩助教,因为他打了一位老人五个耳光,原因只是她深感这么些老人是汉奸。照韩助教的逻辑,只要大家从别人的话中判断旁人是汉奸,就足以揍他们。那法律在何地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