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冠老叟语戒曰

大家好,我是子风藤,那是笔者在简书创作的第300天,今日首页唯有一篇作者写的稿子,作者要写篇文言文,我想作古正经的胡扯,说一说简叔的创办实业历程,道一道签订契约笔者们的神话传说,与此同期,希望笔者的文字能够对得起你的时日。

常醉溪亭日暮,无戒不知归路,兴尽晚归楼,误入树林深处,呕吐,呕吐,惊起鸳鸯无数。

以下正文3920字,分4半数以上,每一有的大致1000字,通篇用略带严刻的古文写就,阅读时间大约要求13分钟,写的不得法的地点请留言指正。

上一章

1.简叔图霸业

简叔君林立者,江东职员,胸怀五洲之格局,囊括四海之大约,欲振长策而御宇内,侵夺二马而王诸侯,如此得权倾天下,威震四海。

初,君籍籍无名于环网江湖,因捡书无数名宇内,人称捡书君。

忽五日,捡书君醉卧而眠,梦中得一仙人点化,仙人语之曰:“当世之书何其多也,汝当简而化之。”仙人言毕,口中念诀,并二指禅点捡书君额前,但见一缕金光扑面而来,捡书君大骇,惊起呼左右。语左右曰:“当世之书繁杂,吾当简而化之,何如?”左右惊赞之,皆称此大善也!

君斩木为兵,揭竿为旗,立“简书”大纛,自号简叔君,天下英豪群起相应,纷纭来投,人强马壮先生,有的时候无两,霸王之气初现端倪。

帐前顾问水无涯者,汉室宗亲,刀笔熟习,挥毫泼墨,行云流水,善水墨山水,精蓝图描绘,往献计于君,必合大意,趋大势,上下备之,左右齐之,深孚众望焉。

右相王孙佩者,前朝贵胄。初乃独霸一方诸侯,今率部族往投简书大纛,为简叔君马首是瞻也。佩善政事,君有不决事悉以咨之,事无大小,俱昭昭明理,裨补缺漏,君视以为膀臂。

左相梅氏长风者,号鸣人,鸣人通音律,擅歌,曾于殿上献君歌一曲,歌起如鸣环佩,杳入苍穹,渺万里高层云,荡四海清(hǎi qīng )波,歌罢,竟余音回旋不绝,16日不绝焉,是以闻达全球,一举成名。

检察院左都太守包分歧者,性刚直,深恶痛疾,善饮,每饮必醉,醉则执笔如刀,直抒胸臆,针砭时弊,绘声绘色。虽常以龙行虎步言辞罪于人,然性如苍柏翠竹,宁折不弯,往来唇枪舌将,口诛笔伐,不落人后。简叔君尝言左右,须以分歧为镜,方可正身矣。

大司马彭氏小生庚序六者,善采花露,凝香造水,所酿花露奇香,剧毒,尝以俘试香,杀人于无形,驰骋宇内无人能敌,凡六所至,世人无不往拜俯首,皆称“六神”者云云。

国子监祭酒象羽者,郡望湘楚。象氏,楚地望族也。羽少年游学于魔都,效俗坊间纹身者,尝刻天蝎于其背,以蝎之敏锐明志。羽勤于学,工于艺,艰苦创业朝习武,发愤图强夜读书;师门立雪求传道,技冠同侪百胜出。羽艺成以投简叔君。君授羽国子监祭酒,寄厚望感觉轨范。

野史公曰:简叔君麾下各路英豪数以百万计,群英荟萃,各具神通,虽罄竹竭墨不得书其全焉,是以择其重要者列于此,以备后话。

君以均待诸人,无偏。众硬汉各显神通巧技,以搏简叔君青睐尔。

君尝路坊间,观行人匆匆不择路,呼而问之曰:“慌不择路,何故?”

答曰:“急于行,不择路者,欲往投简叔君而已,恐后,不得入。”

君击掌大笑曰:“何愁天下硬汉不入吾彀尔。”

戒尝酒醉夜归,有奇遇,何以见得,有打油诗诗为证:

2.江湖事变起

无戒者,郝氏子,世居陇上义渠,徙居长安。少任侠,初,聚左右少年,横行乡邻无所戒,世人皆称无戒。

无戒年十八,时天下大乱,各路艾叵诸侯纷纭揭竿而起,欲王环网宇内。

忽二十二十七日,无戒呼左右饮酒作乐,酒酣兴尽,归。风乍起,酒意喷涌,乃扶墙吐之。闻讥声,大怒,欲发作,寻声乃观之,见一峨冠老叟,抚须颔首笑之。

戒心道:“来者不善,且忍不经常。”乃问叟曰:“尊驾哪个人,吾与汝素昧毕生,向无仇怨,奈何讥笔者耶?”

叟笑而不语,明眸泛光,端详无戒如赏金玉宝器。戒羞且恨之,暗忖:“老男子亦断袖君子乎?”

野史公曰:无戒始因俊美获誉乡党,姿貌风骚,虽二8000金不如其峻峭也,行事倜傥,虽耄耋老者不及其持重也。时有隐士曹公善言人之外貌,赞戒曰:“面若月夕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

戒未及弱冠,已显体魄峥嵘,俊美之上更添阳刚之气,极有君子之风。戒呼啸乡友,坊间有女孩子慕其俊美者,因自惭姿容不比,莫敢与之相好。更有轻浮孟浪登徒子,欲借啸聚之机与戒行断臂之事,戒善使无影戒刀,念起刀落,割袖断臂,八面玲珑。

今戒见峨冠老叟窥探打量,无所顾虑,垂涎之色意在言外,与往之登徒子无差异,心下恨之,乃祭起无影刀,念起刀至,直直切向老叟右边手。

未见血光迸射,但见金光闪过,戒刀悬于当空,并未有落下。叟毫无色变,笑意浓更甚,抚须颔首曰:“噫吁嚱!岂乎惜哉!”

戒惊之,自经名师教化,习得无影戒刀,驰骋江湖未尝遇可破者。戒知理亏,心下歉疚,闻得老者语意深入,戒心疑之,乃不露怯意,昂首凛然曰:“奇焉,何来惜者呼?”

峨冠老叟曰:“所惜者,生的一副好皮囊,原来腹中草莽!”

戒曰:“奈何,好皮囊可罪乎哉?余交朋结友,驰骋乡间,扶危济困,但凭胸中凌然正气,全仗手足武艺(Martial arts)手艺,非借皮囊之利焉。”

叟曰:“立足之地,只凭虫豸挠之,萤蚁攘之,岂堪生气勃勃,凤舞九天哉?吾观汝天生异象,不似凡人,岂不知,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浪便化龙?”

戒闻之大惊,惴然思之:“此方外之人点化余哉!”乃因前伏地拜之曰:“无知小子,乞怜尊驾点拨!”

老叟欣然曰:“孺子可教也,汝且起身,吾将与汝言之。”

戒乃起身拱手曰:“愿闻其详。”

未若酒意因风起,耳畔忽闻讥诮声。
戒问嘲之由何故,翁言笑汝井底中。
孝怀皇帝甘心为草芥,英豪何以做萤虫。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波变化龙。

3.醉酒论英豪

戒尝酒醉夜归,有奇遇,何以见得,有打油诗诗为证:

未若酒意因风起,耳畔忽闻讥诮声。

戒问嘲之由何故,翁言笑汝井底中。

汉怀帝甘心为草芥,英雄何以做萤虫。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浪变化龙。

当是时,峨冠老叟语戒曰:“汝自横行乡邻无所戒,安之天下大势乎?”

戒慨然曰:“然,吾岂垂髫小儿耶?古代人云,天下势,分合无定,分合无定,分久必合此为定数矣。”

叟泯而笑曰:“予观汝,行粗似草莽,心细如发针,果然人中龙凤焉。”

叟复曰:“汝可见当今全世界诸侯,什么人人可成大势者?”

戒曰:“予闻江东马氏,双雄并起,沾沾自满焉,二马当为绝世豪杰。”

叟欣然曰:“果然见识杰出焉,江东二马势大,遭世人所忌者甚,且马氏双雄自古不和,行几似古之袁氏内耗,互不相容,乃遭曹氏因机成势,是以马氏不足为真勇敢。”

戒曰:“窃闻京都柳氏,因时而动,风波际会,运起四海,意达八荒,已成大势,富可敌国焉。且有柳氏独香港东正教女青年会青者,聪慧无比,容貌杰出,行动处科柳依依,谈吐间娇态滴滴,传京都坊间皆效仿依依滴滴之态,已蔚然成风,得意忘形哉,柳氏当称绝世英雄。”

叟喟然叹曰:“悲乎哉!柳氏乃绝世英豪,然神龟虽寿,犹有竟时,惜乎英豪迟暮,虽壮心未已,亦不复当年飒爽,哀且惜哉!柳氏独女青青者,虽有依依滴滴蔚成风气,终但是坊间小事,难成大器!柳氏今已大权旁落外人,不复当年之威严久矣。”

戒复举东京刘氏,魔都张氏,大盛京陈氏,俱为当世豪强者云云。

叟皆否之曰:“然并卵,汝之所举皆明日金蕊矣,守一方之土或可当,崛整个世界之功,竟教化之德,泽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八荒,功定环网宇内,俱所不可能也。”

戒惑然,拜叟曰:“诚如尊驾言,则环网宇内无真勇敢也欤?”

叟抚须昂首曰:“非也,非也,当世犹有真英豪者,奈何汝虽耳聪,置之脑后,汝亦目明,目眩神摇尔。”

戒曰:“不知当世硬汉者哪个人?乞尊驾言之,吾当投而靠之焉。”

峨冠老朽正色曰:“君未闻当世艾叵诸侯简叔君林立者?”

戒曰:“然也,有所耳闻之,小诸侯矣。盖其奇甚也欤?”

老叟曰:“吾观环网宇内,真英豪者非简叔君莫数,其他皆不可与之争焉。君感觉简叔君所图者何焉。”

戒称否。

叟曰:“当世之书甚繁且杂焉,简叔君意欲简而化之,此功德盖乎千秋万代而无先者。”

戒曰:“然也,乃大德矣,吾将投而靠之!”

叟曰:“善哉,汝且往之,不复多言。”

须臾间,金光闪动,叟凭空消弭,戒登峰造极,瞠目感叹于现场,此后话且不提。

其后,戒转而投简叔君去也!

当是时,峨冠老叟语戒曰:“汝自横行乡友无所戒,安之天下大势乎?”

4.功成乃破境

无戒醉归,遇叟引之,径投简叔君。

当是时,简叔君名噪宇内,往来投者接踵摩肩,贡献宝者继续不停。众大侠源源不断,不通常间坐无虚席,猛将名臣云集焉。

为表功臣之有目共睹,猛将之灼灼,君乃造凌烟阁于须弥山。遣名匠塑其身,着我们书其名。列当中者:大司马彭生六,军师水无涯,右相王孙佩,左相梅长风,国子监祭酒象羽。

及戒投简叔君,乃籍籍无名氏,泯然公众矣。

戒感喟叹曰:“天下铁汉何其多也,然俱投君门下,足见君德之简明,行之皎皎,峨冠叟诚不欺笔者也,当教导有方,以争上游焉。”

戒乃宁静淡泊,明心见性,习武功以修身,研佛法以养性,右手戒刀斩尘世,左臂念珠倚禅宗。非有名气的人之小说不读,唯大德之高论是听。

上下兼修,文功武卫,日日修习以精进,月月参省以跃阶,时不假年,戒乃初窥门径,隐约有破境之兆。

马上是,惊雷滚滚,迷雾隐约,风乍起,吹皱碧渊潭,雨忽至,砸破金琉砖。

一晃,江湖扬尘,楼宇颠簸,君感天地之突变,应天气之忽起,言此必为异数。急招左右问之何故,左右俱言不知。君乃着左相长风,尝一呜惊人者究其竟也。

少倾,长风去而返,报君曰:“乃有籍籍平常百姓无戒者,名不显山,藏不漏水,日夜修炼,经年累月,忽然间已有实际业绩,可圈可点,可评可赞,可喜可贺,可钦可佩,乃贺君上再添双翅焉。”

君大喜过望,语左右曰:“小卒无戒,破境在即,虽大功告成,马到功成,不虞有恙,但念其纯天然过人,意志绝伦,实为难得,必可担重任也,是以不足忽略,需慎之一再。着令左相长风为之维护临时约法,国子监祭酒象羽辅之。”

长风、羽三个人领命去焉。

戒盘膝而坐,双臂合十,口念“波若牛肚子果多温中散热”,正欲潜心内观,忽觉灵台小暑,似有所悟,恍惚间,感念天地万物亲而和之,集为一体。四身体格敏捷十倍之于旧时,五官六识敏锐百倍之于在此之前。闻天边之鹤唳如震耳之惊雷,感蝇翼之惊动似弥目之尘暴。

戒悟天地之美妙,感万物之幻美,沉浸个中,兴冲冲。

不觉已过三十一日,戒悠悠转醒,眸动目睁处,金光射出,灼灼其华,如金光圣母摇荡曜日镜。舒展身材,四肢舞动时,一鸣惊人,杳无踪影,似石猴架起筋斗云。

戒一鸣惊人,云层上见多少人端坐,其一披头散发,面似涂灰,唯双目轮动,乃证其活人矣。其二手持法器,念念有词,身前杯盘狼藉者似供奉之物。

戒乃问之:“奇哉,汝三位何故至于此!”

持法器者见戒全身而至,知其功成,乃口呼万幸,置法器于不顾,委顿云上,吁叹曰:“善哉,成也!”不复多言。

面似涂灰者喘息曰:“汝功成破境,当受天劫,吾受简叔君命助汝维护临时约法渡劫焉。吾等简叔君麾下左相梅长风,国子监祭酒象羽者是也。”

戒明其故,乃拜谢。

后,几位携戒往拜简叔君去焉。

明天,简书首页就你一篇文

戒慨然曰:“然,吾岂垂髫小儿耶?古时候的人云,天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合无定此为定数矣。”

叟泯而笑曰:“予观汝,行粗似草莽,心细如发针,果然人中龙凤焉。”

叟复曰:“汝可见当今环球诸侯,哪个人人可成大势者?”

戒曰:“予闻江东马氏,双雄并起,自以为是焉,二马当为绝世铁汉。”

叟欣然曰:“果然见识卓绝焉,江东二马势大,遭世人所忌者甚,且马氏双雄自古不和,行几似古之袁氏内斗,互不相容,乃遭曹氏因机成势,是以马氏不足为真勇敢。”

戒曰:“窃闻京都柳氏,因时而动,风波际会,运起四海,意达八荒,已成大势,富可敌国焉。且有柳氏独香港东正教女青年会青者,聪慧无比,相貌优良,行动处水柳依依,谈吐间娇态滴滴,传京都坊间皆效仿依依滴滴之态,已蔚然成风,足高气强哉,柳氏当称绝世英雄。”

叟喟然叹曰:“悲乎哉!柳氏乃绝世铁汉,然神龟虽寿,犹有竟时,惜乎英豪迟暮,虽壮心未已,亦不复当年飒爽,哀且惜哉!柳氏独香港伊斯兰教女青年会青者,虽有依依滴滴靡然成风,终然则坊间小事,难成大器!柳氏今已大权旁落旁人,不复当年之威严久矣。”

戒复举东京(Tokyo)刘氏,魔都张氏,大盛京陈氏,俱为当世豪强者云云。

叟皆否之曰:“然并卵,汝之所举皆昨天菊华矣,守一方之土或可当,崛全世界之功,竟教化之德,泽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八荒,功定环网宇内,俱所不可能也。”

戒惑然,拜叟曰:“诚如尊驾言,则环网宇内无真勇敢也欤?”

叟抚须昂首曰:“非也,非也,当世犹有真英豪者,奈何汝虽耳聪,闭关自主,汝亦目明,头晕目眩尔。”

戒曰:“不知当世铁汉者哪个人?乞尊驾言之,吾当投而靠之焉。”

峨冠老叟肃然曰:“说不得,不可说,君欲知之,可附耳说之。”

戒依叟言,附耳倾听。

峨冠老叟秘而语之曰:“此东去柒仟里,乃东胜神洲。国外有一山河,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名山,唤为二龙山……”

戒大怒,忿然曰:“兀那老叟消遣耶?吾岂不知西游小记哉!”

叟击手怡然自得,大笑曰:“竖子勿恼,吾戏言探之,君果有真材实料,且听实言相告。”

戒色稍霁,是以愿闻其详。

峨冠老朽正色曰:“君未闻当世艾叵诸侯简叔君林立者?”

戒曰:“然也,有所耳闻之,小诸侯矣。盖其奇甚也欤?”

老叟曰:“吾观环网宇内,真壮士者非简叔君莫数,其他皆不可与之争焉。君感到简叔君所图者何焉。”

戒称否。

叟曰:“当世之书甚繁且杂焉,简叔君意欲简而化之,此功德盖乎千秋万代而无先者。”

戒曰:“然也,乃大德矣,吾将投而靠之!”

叟曰:“善哉,汝且往之,不复多言。”

瞬间,金光闪动,叟凭空消弭,戒交口称誉,瞠目结舌于现场,此后话且不提。

日后,戒转而投简叔君去也!

欲知后事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

未完待续。

无戒365挑衅营第17天